新邵县人民法院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级检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化生活
家乡的端午节
作者:颜晓庆  发布时间:2015-06-17 11:29:11 打印 字号: | |
  五月的雨一场比一场下得大,河水涨了又涨;雨水使劲的下着,河水使劲的涨着;它们都在等待着一个盛大的节日,为它的到来做好准备。

    在我的家乡,将这一段时间的降雨、涨水,叫做“发端午水”。端午节就要来了,河里的水要满一些,才好划龙船啊。对于我这个在江边长大的人来说,“端午节”留给我的记忆太深刻,小时候除了盼望过春节就是盼过端午节了。

    节日的气氛通常在端午节的前一个月就开始酝酿。裁缝铺里,师傅们没日没夜的赶着做新衣服,那都是方圆十里八村的姑娘、小伙及年轻媳妇们送来加工的,端午节等着要穿的呢;龙船已从那高高的架子上取了下来,新油了几遍桐油;粽叶也从山上采了回来,糯米开始下水浸泡。孩子们的脸上天天挂着开心的笑容,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

    “咚!”“咚!”“咚!”,河边传来了激昂的鼓声,它撞击着人们的耳膜,撩拨着人们的心,家中做事的妇女放下正忙着的活,田里劳动的汉子弃了手中的农具,教室里的孩子早已按捺不住,老师见学生无心听课,也巴不得提前放学,大家纷纷向河边涌去。这其实还是端午节前的试划,二十几个精壮的汉子一边一个坐在船上,前面有个跳龙脑的,中间有个打鼓的,划起来的时候跳龙脑的在前面喊:“划龙船啊”,后面的划手们就附和“哦—嚯”,这鼓点和喊声是有节奏的,有煽动力的,一船人就在这鼓声和号子声的引导下,步调一致向前划去。

    真正的好戏在端午节的这天上演,每年的端午节,家乡资江两岸的筱溪、筱?都要举行龙舟赛,两岸方圆十多里的人都会到河边来看热闹,这个风俗由来已久。筱溪是我们河对面的一个村,临江的地方是资江河上的一个老码头,过去没有马路的时候,从邵阳去益阳等地的货物全靠水上运输,那时候这里是当地的一个繁华之地。后来随着陆上交通渐渐发达,筱溪码头的作用已不再重要,但昔日的繁华还保留了一些。小时候,人们管“筱溪”叫“筱溪街上”,在我的印象中有一条青石板街,两旁都是那种有铺面的木板房,有包子铺、面馆、点心铺等,到了街尽头一条石板路下来直到河边码头,河边还有较宽的沙滩。我们筱?呢,当然也不逊色啦,解放后这边的发展要快些,凭着与一家大国营工厂相邻,与新兴的工业城市冷水江接壤,筱?的经济发展已走在前头了。我们这边临江的院子也有个小码头,靠江修的是吊脚楼,吊脚楼上临江的一面有供人休息的台子、椅子,一条石板路通到河边,河边也有宽宽的沙滩。这里还是一个渡口,渡船一年四季在此摆渡。

    这两个村子,每年都攒足了劲头要在龙舟赛上决一高低。吃过午饭后,龙船开始划起来,鼓点就像号角一样将看龙船的人召集起来,两村的人几乎是全村出动,两岸河滩上,河坎上,临江的吊脚楼上到处都站满了人,来看热闹的还有两村附近几个村子的人。这一天也是比美、相亲的好日子,年轻的姑娘、媳妇、小伙们都穿着新做的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出门。有人是来看船的,也有人是来看人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盼望能遇上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也有两人早有好感,趁着端午看龙船的机会出来约会的。那都是青年人的事,我那时还小,只管看热闹。

    比赛的起点是渡口处,顺水往下划。比赛开始,顿时鼓声如雷,喊声震天。两岸的人都各自给自己的龙船加油,不怕喊破了嗓子,一般情况下两只船是紧紧跟着的。船上的人奋力的划着,最好看的是站在船头“跳龙脑”的,他一边喊“划赢船啊”,全船的人都和“哦-嚯”,他边喊边跳,高高的跳起又稳稳的落在船头上,听老人家说,跳龙脑的跳得好的话还可以在船上翻筋斗呢,当然也有失足跳到水里去的,可惜这两种情况我都没看到。比赛的终点在下游约一千米处,从起点到终点的两岸全都站满了人,龙船所到之处,总有鞭炮响起,两船在水面仿佛离弦之箭,不久就划到了终点。胜负出来了,赢了的一方得意扬扬,从跳龙脑的喊声与划手们的和声里已将这种得意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喊“划赢船啊”“哦-嚯”将声音拖得长长的。败了的一方,也并不示弱,同样也喊着“划赢船”,两方的船各自划到自己的一边去,岸边又响起了一阵哔哩趴啦的鞭炮声……

    自从工作后就再没有在端午节回家乡看过划龙船,我所工作生活的地方也在资江河边,端午节有时也会划龙船,但我已失去了看龙船的兴致,在我的心里,只有儿时家乡的龙舟赛才是最美的。

    这些年来家乡的变化很大,原来渡口的前方,两岸青山的尾端,修起了一座水电站,高高的大坝将资江河拦腰斩断,坝上的水位要高很多,坝下的水位则低很多。后来又修高铁,高铁的大桥大概修在以前龙舟赛终点的地方。现在的资江河已不再是以前的模样,河滩没有了,河中的沙洲没有了。家乡的农民比以前富裕了,房子一栋比一栋修得漂亮,但以前美丽的田垄不见了。对于家乡的变化,我不知是喜是忧,发展破坏了家乡的环境与生态,也破坏了以前田园牧歌式的宁静与美好。

    今年端午节的那天下午,我们一家从老家回县城,驾车从电站路过,见大坝上停了很多车,还有很多人站在大坝上看什么,觉得有些奇怪,我从车窗向外望去,惊喜地发现坝上的江面上有两只龙船,原来是在划龙船!比赛还没开始呢,因不好停车,我们并没有停下来。看来,家乡的龙舟赛每年还在继续进行,只是热闹的程度已远不如从前,虽然两岸有一些车和人,但那狭窄的空间容不下多少人,哪像以前两岸宽宽的河滩上那个人山人海啊。

    晚上将在家乡看到划龙舟的情景发了微信,很快引来许多评论,评论的大都是些在资江边长大的孩子。其中一位远在东北的游子这样写道:“多年未见龙舟竞划,仿佛已很遥远,那锣、那鼓、那加油的吼声曾震彻资江两岸……”,是我的图文勾起了远方游子的思乡情结,唤起了他对儿时家乡龙舟赛的回忆。

    我知道每一位江边长大的孩子,都会对端午节怀有一份浓浓的情意,都在心里保留着一份儿时看龙船的美好记忆。
责任编辑:颜晓庆